分类:新亚搏平台

兰大学子改编重述四大名著 参与式研究让经典再焕光彩

除了每周例行开展分组讨论交流外,改编团队还举办了多场主题读书报告会,在此过程中,发现了更多的学术研究话题和提升空间。兰州大学供图

兰大学子改编重述四大名著 参与式研究让经典再焕光彩

  兰州12月19日电 (记者 丁思)“讲好中国故事,重述四大名著。”通过历时两年的研究改编,由兰州大学学子改编的青少版《西游记》于近日问世,在尊重原著语言风格的基础上,用新生代文白相间的语言方式,配以图片和注释辅助阅读等,让经典再焕光彩。这本书也是该校学生改编四大名著的第二本,第一本为《红楼梦》。

  开启参与式学习的“改编路”

  回想起改编四大名著的初衷,兰州大学文学院教师魏宏远介绍说,如今,为了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,四大名著等经典读物成为了中小学生的课外必读清单,“但从一个家长的角度而言,我在给孩子挑选书籍时就觉得很困难,原著的四大名著,不仅语言晦涩难懂,而且文中有大量不适合低幼儿童阅读的内容,但市场上销售的改编版读物,却又删减过多,过于白话,孩子们难以体会到原著的精髓,实在很难挑到一本合适儿童的改编读物。”

  “能不能将名著改编为针对中小学生阅读的青少版呢?”带着这样的疑惑,2014年暑假,在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的邀请下,魏宏远带着文学院10名本科生参与《红楼梦》的部分改编工作,出版发行后得到市场认可。

  “市场有需求,而改编图书的过程,也是引导学生阅读文本的一种新型参与式教学,能不能将教学和实践结合起来呢?”2017年,魏宏远带着兰州大学萃英学院2016级人文班、文学院2014级汉语言文学班共12名学生执笔,参与到青少版《西游记》的改编工作中。

  改编团队从前期的市场调研、文献整理、开展学术研讨活动,再到图书插图、排版、印刷,都是师生们一步步摸索出来的。该书的出版,也是该校“参与式”“沉浸式”“研究型”教学探索的学习成果。

除了每周例行开展分组讨论交流外,改编团队还举办了多场主题读书报告会,在此过程中,发现了更多的学术研究话题和提升空间。兰州大学供图
除了每周例行开展分组讨论交流外,改编团队还举办了多场主题读书报告会,在此过程中,发现了更多的学术研究话题和提升空间。兰州大学供图

  历时两年披荆斩棘“取经路”

  “看到初稿印刷出来的那一刻,有一种‘十月怀胎、孩子终于生出来’的感觉。”兰州大学萃英学院2016级人文班原班长王淼仍忘不了在打印社打印初稿时的兴奋,她说,大学三年参与《西游记》改编,就像书中所言唐僧师徒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取到真经一般,团队不仅共同完成了改编工作,更让自己在实践过程中,对学术研究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和感悟。

  本书主改编、兰州大学文学院2017级硕士研究生陈雪扬介绍说,改编之初,团队立足于文献整理,以明代世德堂“新刻出像官板大字”本为底本,参考了黄肃秋注释《西游记》、李洪甫整理校注《西游记》、李天飞校注《西游记》等,参阅了明、清《西游记》多种刻本以及《大唐西域记》《大唐慈恩寺三藏法师传》《大唐三藏取经诗话》、元末明初《西游记平话》《西游记》杂剧等相关作品。

  “既要保持原著典雅的语言风格,又要删减恰到好处,这是改编过程中最为困难的部分。”兰州大学萃英学院2016级人文班孙悦说,本次改编追求“文不甚深,言不甚俗”的艺术风格,在保留原著语言风格基础上,删改原著中生僻的文言、方言词句以及与故事情节关联不大的诗词,依据现代汉语语言规范及《汉语大词典》所收字词,更正原著中“的”“地”“往”“望”不分等现象,以便于中小学生掌握规范的字词用法。

  为了让每一回的编写风格保持统一,样稿完成后,由团队不同小组成员反复打磨。本次改编从青少年视角出发,以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为中心,将一百回合成三十回,使故事情节更加紧凑,人物形象更为鲜明,全书更具有趣味性和故事性。值得一提的是,本次改编还努力扫除青少年阅读障碍,每回末尾附有人物介绍及绘图,便于中小学生流畅阅读。

  除了每周例行开展分组讨论交流外,改编团队还举办了多场主题读书报告会,在此过程中,大家发现了更多的学术研究话题和提升空间。此外,样稿还发给中小学、兰州大学在校同学和老师,让他们进行试读,根据所反馈的阅读意见,再对作品进行调整,每位改编者都为这本书的完成尽心尽力,以便吸引更多孩子的阅读兴趣。

改编团队从前期的市场调研、文献整理、开展学术研讨活动,再到图书插图、排版、印刷,都是师生们一步步摸索出来的。该书的出版,也是该校“参与式”“沉浸式”“研究型”教学探索的学习成果。兰州大学供图
改编团队从前期的市场调研、文献整理、开展学术研讨活动,再到图书插图、排版、印刷,都是师生们一步步摸索出来的。该书的出版,也是该校“参与式”“沉浸式”“研究型”教学探索的学习成果。兰州大学供图

  被读者认可的“创新果”

  青少版《西游记》问世后受到了广泛认可。兰州大学校长助理、萃英学院执行院长贺德衍指出,该版《西游记》凝聚了兰大学子传承经典、敢于创新的精神;也是萃英学院创新本科教育模式,构建拔尖人才培养创新发展新格局、开创本科教育教学工作新局面的创新成果;更体现出兰州大学以全面发展为目标,努力培养适应社会发展需求的合格人才的用心,积极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的决心。

  著名儿童文学专家、兰州大学文学院院长李利芳说,当前我国青少年的整体阅读能力已得到较大提升,学校教育、家庭教育、儿童自身均对阅读材料本身提出更高要求,经典改编有巨大的市场空间,但也是一项难度极高的工作。改编后的文本若通篇使用口语化的语言,一味去掉异于现代的古代元素,包括成语和典故,不仅会破坏原著的典雅之气,影响作品的合理性和连贯性,还会让读者失去一个提高语言文学素养的好机会。

  李利芳说,此次改编的青少版《西游记》以适合少儿阅读改编为宗旨,结合儿童的阅读习惯和思维特点,对改编内容进行多次修改、润色,让情节显得结构紧凑、详略得当,书中还配有与故事情节相关的插图,图文互释,为小读者展现出精彩的西游故事,让孩子们在生活气息和艺术创造的交织中,体会到经典的魅力。

  经过两年脚踏实地、披荆斩棘的“取经路”,兰州大学青少版《西游记》最终完成了改编,并被兰州大学出版社送选参加了2019年“优秀青少年读物出版工程”。据悉,该校还将继续改编四大名著中另外两部:《水浒传》《三国演义》。

  “读十遍经典原著,不如改编一次。”魏宏远说,学生们在改编过程中重读经典文本,充分挖掘其背后的时代价值,在参与知识再生产过程中,让学生更加深化对经典读物的专业认知,并强化了学生传承、发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使命感,“希望孩子们能将实践经历内化于心,继续在学术道路和文学海洋中探求自己的真经。”(完)

【编辑:田博群】

北京市足协 “脱钩”两年成5A社团

北京市足协 “脱钩”两年成5A社团

  北京市足协 “脱钩”两年成5A社团

  从2017年至今,北京足球“管办分离”的路已经走了两年。新京报记者日前采访了北京市足协相关负责人,“脱钩”后,今年获得5A级社会团体称号的北京市足协在校园足球、基层教练员和裁判员培养等方面均取得不错进展,但同样面临着生存发展的新课题。采写/新京报记者 周萧

  教练管理

  降低门槛创设E级

  青训向来是中国足球的热点话题之一,基层好教练少是业内公认的现状。从近几年的情况看,北京市基层教练的培养、管理工作已被纳入正轨。

  2016年3月,北京市足协首创的“教练员管理系统”上线,实现网格化、信息化管理,现全市各级别教练注册人数达到3550人。按中国足协相关规定,教练员分为职业、A、B、C、D五个等级,不过市足协创设了E级作为入门级。市足协技术部高级主管于林介绍:“E级教练员培训班是报名最踊跃的,经常开班几秒钟就报满了,很多人希望通过在E级班的学习来了解足球。”

  目前北京市足协所属会员单位中有青训机构107家,作为行业管理者,市足协对在册青训机构的教练员人数、等级均有相应要求。此外,足协与各职业俱乐部也有相关合作,无法进入一线队的年轻队员也可以学习教练员资格证转型。从现状来看,退役球员从事教练员工作的比例并不高。市足协常务副主席、秘书长刘军提出建议,希望提高基层教练员的待遇和地位,以吸引更多曾经的职业球员投身基层。

  裁判培养

  搭建裁判队伍塔基

  在如今的中国足坛,焦点场次往往由“洋哨”执法,中国足球水平遭受诟病的同时,国内裁判员的执法能力同样受到质疑。提升足球水平向来应是“配套进行”,搭建裁判队伍塔基的工作由各地方足协承担,从一组数字可以看出相应进步:2015年北京市足协的裁判注册人数为800多人,今年的注册人数达到2800余人。

  人数增加的同时,裁判员培养也面临着困难,于林透露:“裁判员与教练员是完全不同的培养方式,作为兼职的个体,裁判员的流失率其实很高,每一级别的流失率大概达到60%。因为裁判员待遇低、执法难度高,社会评价也不是很好,很多人虽然是注册裁判,但活跃度并不高。”针对这一情况,市足协正采取措施以做出改变,如每年在等级教练员、裁判员培训基础上开展继续教育,设立市级精英裁判员等,让塔基能再夯实一些。

  校园足球

  实现“八个一体化”

  目前,北京市已全面实现青少年校园足球体教深度融合的“八个一体化”北京发展模式。刘军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八个一体化”分别为组织实施、高水平人才培养、赛事活动体系、高水平教练员、裁判员培养体系、竞赛注册管理、足球场地共享、业余训练和与青训机构融合发展等方面的一体化。

  从北京青少年足球俱乐部联赛(简称京少联赛)的发展可见“一体化”推进的历程——这一赛事在2017年推出定级赛后,2018年3月正式开幕。参赛队伍为在市足协注册的青少年俱乐部,参赛的孩子们有俱乐部队员和校队成员双重身份,这让他们很疲惫,“当时市足协和教育系统是分开办比赛,有时候会出现孩子们上午在这里参赛,下午赶场去参加另一场比赛。”刘军说。竞赛一体化之后,这一问题得到解决:周一到周五为校园比赛时间,足协赛事在周末进行。

  商务开发

  仍在艰难中摸索

  “管办分离”之后,生存及如何更好生存成为了北京市足协所面临的新课题,尤其是资金问题。据新京报记者了解,市足协全年得到的现金和物资两项赞助相加的总金额并不理想,市足协通过社会众筹持续支持足球事业发展,但商务开发形势依然严峻,在艰难中摸索道路。

  对于市足协所面临的现状,刘军表示:“在脱钩之后,地方协会就被完全推向市场了,生存和发展是我们要解决的现实问题。”从赞助情况来看,市足协所拥有的品牌赛事与企业的需求有着较大差距,不论是业余比赛、京少联赛还是拥有着37年历史的“百队杯”,均难以满足企业赞助所希望达到的曝光率等要求。这一问题也是中国足球面对的尴尬局面——顶级职业联赛的红火并未带动基层足球和青少年足球。

 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,市足协希望明年能以整合资源等方式推动市场开发,这是除了行业管理、竞赛组织等方面外,地方协会面临的新课题。

【编辑:张楷欣】

为助减雾霾以身作则 泰国污控厅禁员工开私车上班

当地时间2019年1月22日,泰国曼谷,无人机操作者飞无人机在空中喷洒化学品,应对空气污染。

为助减雾霾以身作则 泰国污控厅禁员工开私车上班

  12月20日电 据泰国《世界日报》报道,最近泰国曼谷的空气质量敲醒警钟,多地空气中的细悬浮微粒(PM2.5)浓度都超出了警戒线。为降低污染指数,污染控制厅称要以身作则,每周三将禁止工作人员驾驶私家车去上班,该规定已从12月18日开始试行。

    当地时间2019年1月22日,泰国曼谷,无人机操作者飞无人机在空中喷洒化学品,应对空气污染。
    资料图:当地时间2019年1月22日,泰国曼谷,无人机操作者飞无人机在空中喷洒化学品,应对空气污染。

  报道称,当地时间18日早上,污染控制厅工作人员纷纷响应号召,没有驾驶私家车去上班,而是改乘公共交通工具,结果比平时自驾车更加节省时间。

  污染控制厅厅长表示,当天他从泰国农业大学站搭乘捷运BTS去上班,到阿里站下,只用了短短20分钟,但平时自己开车至少要1个半小时。这不仅能节省出行时间,还有助于减轻PM2.5超标问题。

  厅长表示,当天早上污染控制厅的工作人员相当配合,没有驾驶私家车去上班,大多数都选择搭乘捷运BTS。倘若每个人都积极配合,相信PM2.5危机和其他环境问题都会逐渐缓解。

  据报道,污染控制厅厅长呼吁,希望其他单位及民众尝试一下改变自我,共同为缓减环境问题尽心尽力。

【编辑:甘甜】

e代驾小马甲阳光屋 温暖每一位夜间户外工作者

e代驾小马甲阳光屋 温暖每一位夜间户外工作者

  12月19日电 日前,刚刚降雪结束的北京城,很多人都躲进了室内。然而,有一群夜间工作者,他们不得不在寒风刺骨的户外“上岗”。在零下几度的工作环境中,虽然身上御寒装备齐全,但也无法抵御长时间的户外严寒,除了跺脚喊冷、咬牙坚持,他们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  “找个饭店门口,或者KTV门口避避风,能暖和点”。在问到严寒天气中的御寒措施,除了穿厚点,找个避风口,是大多数夜间户外工作者们共同的选择。“如果再能有一杯热水就更好了”,这样的声音,不止一个。

  12月,首家e代驾小马甲阳光屋正式在北京“营业”,旨在为夜间户外工作者提供一个休息的区域,并送上免费热饮和食物,在寒冷的冬夜里带来一丝温暖。

  e代驾小马甲活动发起人说到:“不仅是e代驾师傅,凡身穿小马甲的夜间户外工作者,包括外卖小哥、环卫工人等均可进入e代驾阳光屋公益商家指定区域休息,喝杯热水暖暖身体”。

  e代驾多年来都很注重司机关怀,每月都会定期举办司机“加油站”活动,为深夜工作的代驾司机免费提供饮料、面包等食物。这次的e代驾小马甲阳光屋,是对司机“加油站”活动的一个升级,可以让更多夜间户外工作者感受到温暖。

  据悉,e代驾小马甲阳光屋正在全国范围内呼吁更多商家的加入,为小马甲群体们在冬夜里增添一份温暖。

【编辑:李季】

泰国普吉岛附近一快艇与游艇相撞 致至少1死12伤

泰国普吉岛附近一快艇与游艇相撞 致至少1死12伤

  12月20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援引泰国《曼谷邮报》20日报道,泰国普吉岛附近一艘载有49名游客的快艇撞上一艘俄罗斯船长驾驶的游艇,导致快艇上的船长死亡,12名游客受伤,其中包括俄罗斯公民。

  报道称,快艇的船长为泰国公民,他在该事件中不幸遇难,此外,还有一名泰国国籍的船员失踪。

  消息显示,受伤的游客来自俄罗斯、爱沙尼亚、巴基斯坦、伊朗、英国以及埃及。

  两船相撞后,当局立即开始寻找快艇上的失踪船员。据称,这名年青人1个月前才开始工作。

  另据报道,死亡的快艇船长此前因大意驾驶船只导致乘客死亡而被判刑。

【编辑:李弘宇】